大法官金斯伯格逝世 美总统大选再生新变数

  新闻热点华盛顿9月19日电 题:大法官金斯伯格逝世 美总统大选再生新变数

  新闻热点记者 陈孟统

  87岁高龄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18日在华盛顿去世。在哀悼这位具有特殊历史地位的大法官的同时,美国各界难以回避的话题是:她留下的空缺由谁接替?经谁选定?何时填补?

 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只剩下45天。2020年原本就是美国选举“大年”:不仅要选总统,国会众议院全部议席和约1/3参议院议席也要改选。最高法院空缺的大法官席位,意味着民主、共和两党将于两个月内在行政、立法、司法三权架构中,同时展开权力争夺和政治博弈。

   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,美国华盛顿,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合影。照片依次是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·罗伯茨(前排中)、大法官鲁斯·巴德·金斯伯格(前排左一)、安东尼·肯尼迪(前排左二)、克拉伦斯·托马斯(前排右二)、史蒂芬·布雷耶(前排右一)、艾蕾娜·卡根(后排左一)、塞缪尔·阿利托(后排左二)、索尼娅·索托马约尔(后排右二)以及尼尔·戈萨奇(后排右一)。 资料图: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合影,大法官鲁斯·巴德·金斯伯格位于前排左一。

  继任者提名之争

  依据美国宪法,最高法院大法官由总统提名,经国会参议院表决通过后才能任命。围绕新任大法官的提名之争,在金斯伯格逝世当晚即已打响。

  在金斯伯格讣告发布1小时后,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发表声明称,“参议院将就特朗普总统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举行投票”。

  其实,美国在4年前也出现过类似情况。2016年2月,时任大法官安东宁·斯卡利亚去世。但当时在参院掌握多数的共和党人以大选年为由,拒绝为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举行听证会。

  而今,参议院少数党领袖、民主党人舒默也提出,新任大法官应由新一届总统来提名。他借用共和党当年的措辞回击麦康奈尔说,“美国人民在选择他们的下一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时应该有发言权。因此,在我们有新总统之前,这个空缺不应该被填补。”

  《国会山报》认为,金斯伯格的去世势必在参议院引发一场“爆炸性”的争论,焦点是是否在大选日如此临近时确认大法官接替人选。

  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(NPR)报道,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几天曾向家人表示,她“最强烈的愿望”是能由下一届总统选择她的继任者。

  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晚身在明尼苏达州参加竞选集会,直至深夜才得知金斯伯格逝世的消息。他评价金斯伯格是“拥有非凡一生的非凡女性”。不过他并未就提名新一任大法官作表态。

    当地时间9月18日,民众聚集在美国最高法院前,缅怀逝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。图为金斯伯格的投降被投映到最高法院大楼上。 当地时间9月18日,民众聚集在美国最高法院前,缅怀逝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。图为金斯伯格的头像被投映到最高法院大楼上。

  司法界格局之变

  金斯伯格是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,其历史地位不言而喻。她一生致力于女性平权运动,被视为司法界“自由派”的代表人物。

  金斯伯格的离去,让美最高法院持自由派立场的大法官仅剩3人。美媒分析认为,鉴于共和党在参议院掌握多数以及特朗普的用人倾向,最高法院有可能最终出现6名“保守派”大法官的格局。

  今年6月以来,被视为“保守派”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移民、同性恋平权等案的裁决中多次站到“自由派”一边。美国舆论分析认为,如果再增加一名“保守派”大法官,罗伯茨在判例中的关键“摇摆人”角色将被大大弱化。

  这已是特朗普在一个任期内获得的第三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。巧合的是,他在一周前刚刚更新了一份大法官提名候选人名单。特朗普表示,他将以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作为选择的参照标准。

  据美国媒体统计,特朗普在任期内已经任命近300位基层和地区法官,如果再加上3名最高法院大法官,美国司法体系将在未来数十年出现“保守化”倾向,增加在堕胎、种族、控枪等争议话题上的司法阻力。

    当地时间9月18日,民众聚集在美国最高法院前缅怀逝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。作为美国最高法院最资深且人气极高的女性大法官,金斯伯格一生致力于争取、维护与保障女性权利。 当地时间9月18日,民众聚集在美国最高法院前缅怀逝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,金斯伯格一生致力于争取、维护与保障女性权利。

  新总统合宪之锚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美国部分州在今年放宽邮寄选票的限制,有的州甚至主动为注册选民发放邮寄选票。特朗普此前已多次抨击此举将造成大选舞弊,并一度暗示要推迟大选。

  美国媒体分析认为,目前特朗普和拜登的选情胶着,两人在多个摇摆州的支持率不相上下。大选的最终结果难以预料,不排除在个别州会因邮寄选票或邮政投递等问题出现争议甚至诉讼。

  由于美国最高法院对美国宪法拥有解释权,一旦总统大选出现争议,9名大法官很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结果的“定音之锤”。例如,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经过36天的争议,正是诉至最高法院才最终定案。

  《华盛顿邮报》指出,最高法院已审理了共和、民主两党之间关于投票权的一系列纠纷。如果最高法院出现6名“保守派”大法官的多数,可能会影响有关选举争议的裁决结果。

  显然,特朗普和共和党在大法官的提名争夺中握有主动权。毕竟,共和党仍掌握着参议院,白宫的大法官候选人名单也已在手。

  但时间或许会成为共和党人最大的挑战。据统计,自1975年以来,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大法官提名所需的平均天数是71天。自金斯伯格之后,最短的提名周期也需要62天。

  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,将为2020年的美国大选提前埋下伏笔。(完)

上一篇:军事挑衅+政治挑拨 美国政客选前狂打“俄罗斯牌”
下一篇:中国僧人被尼泊尔政府授予全国英雄光明奖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